<cite id="h9fdp"><video id="h9fdp"><menuitem id="h9fdp"></menuitem></video></cite>
<var id="h9fdp"></var>
<var id="h9fdp"></var>
<cite id="h9fdp"><video id="h9fdp"><menuitem id="h9fdp"></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h9fdp"><video id="h9fdp"></video></cite>
<var id="h9fdp"><video id="h9fdp"><thead id="h9fdp"></thead></video></var>
<var id="h9fdp"><strike id="h9fdp"></strike></var>

智利政府將再修憲以平騷亂,但誰都不滿意這一讓步

2019-11-12 19:23:41

原標題:智利政府將再修憲以平騷亂,但誰都不滿意這一讓步

11月11日,智利圣地亞哥,當地抗議示威活動持續。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潘金花

為平息近一個月抗議民眾的熊熊怒火,智利政府已決定將重修憲法,以回應民眾對重新締結社會契約的訴求。不過在智利反對黨等各界人士看來,皮涅拉政府所謂的重修憲法并不能帶來實質性的改變。

據《華爾街日報》11日報道,內政部長岡薩洛·布魯梅爾(GonzaloBlumel)10日說,政府已同意啟動新憲法的制定工作,以重新締結社會契約,回應人民的最基本訴求。盡管新憲法仍由現議會而非新議會制定,但人民將會對該文件進行公投。

智利的現行憲法制定于前軍政府領導人皮諾切特執政時期,1981年3月11日生效,后經過1989年、1991年、1993年、2005年四次修改。

但根據智利民調機構Cadem11日公布的民調結果,多達52%的智利人都不喜歡這個憲法,因為它留給市場太多自由,過于保護私有財產,甚至“過分”到允許將河流與運河的水轉變為私有財產,讓少數人“壟斷”了經濟增長的紅利。

近一個月,在智利這個拉美經濟“綠洲”國家,民眾對于社會不平等的憤怒儼然愈演愈烈。10月6日,政府宣布地鐵將提價30智利比索(約合人民幣0.3元),成為了壓垮民眾忍耐力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此之后,多地出現了騷亂和大規模罷工,首都圣地亞哥等地均進入了緊急狀態,原定于11月舉行的APEC領導人會議和12月的氣候大會也被取消。

面對這一混亂局面,總統皮涅拉似乎有些“束手無策”。由于各地的抗議活動大多都是自發的,民眾的不滿也囊括了生活成本增加、工資和養老金水平低、醫療教育系統不完善等方方面面,因此無論是皮涅拉政府還是反對黨都無法給出一個切中要害的解決方案。

此次皮涅拉政府宣布重修憲法、接受公投,或許有助于直接應對民眾與政府之間“不斷增加的信任赤字”。此前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就曾說,智利等地所發生的抗議反映出民眾與政治階層之間所締結的“社會契約正在受到越發嚴重的威脅”,民眾希望能在社會、經濟、財務體系中獲得公平的環境,并在與自身密切相關的重大問題上能夠參與決策。

不過在智利反對黨等各界人士看來,皮涅拉政府所謂的重修憲法并不能帶來實質性的改變,甚至可能適得其反。

之所以這么說,首先是因為新憲法將由現議會制定,而民眾并不信任這些議員。

據美聯社11日報道,反對黨參議員費利佩·哈伯(FelipeHarboe)說,民眾要的是一個經選舉的制憲議會,連執政黨聯盟參議員曼努埃爾·何塞·歐桑丹(ManuelJoséOssandón)也說,如今的議會在脫離民眾的前提下已不具備可信度。

智利工人聯合中心主席芭芭拉·菲格羅亞(BarbaraFigueroa)則表示,在制定憲法的過程中,工人、民間社會領袖、學者都應該參與進來,否則就無法帶來真正的改變。但總統發言人卡拉·魯比拉爾(KarlaRubilar)已在11日重申,政府仍認為由現議會來重修憲法是最好的方案。

而在另一些批評人士眼中,這樣重修憲法根本沒有意義,反而還將破壞智利三十多年來實現經濟增長、成為拉美投資環境最友好經濟體的支柱。

智利憲法學專家勞爾·塔沃拉里(RaúlTavolari)說,包括改善醫療及教育保障在內的許多社會訴求,都可以通過改革來回應,不一定要上升到重修憲法的層面。

塔沃拉里說,在皮諾切特軍事統治時期于1990年結束后,智利就已推行過一系列憲法改革,成效也都不錯,“假如真的要重修憲法,新憲法與現行憲法之間可能也只會出現大范圍的重復?!?/p>

不過在此之前,皮涅拉就已表示,將提高所得稅的最高稅率、提高養老金水平、引入最低月收入機制,同時降低醫療成本、停止上漲電費、降低議員的工資。然而哪怕是在皮涅拉宣布重修憲法的次日,智利多地的抗議活動也仍在持續。

而在抗議民眾與投資者所在的中產階層之間,皮涅拉恐怕還將“兩頭不著好”。智利大學政治科學家羅伯特·芬克(RobertFunk)認為,政府的讓步可能會加深兩者之間的裂痕,憤怒的抗議者希望皮涅拉下臺,而中產階層是以滿足自身需要為先。

11日,智利比索已跌至新低,至1美元兌760.43比索,圣地亞哥股市也震蕩下跌了1.5%。此前智利比索匯率的低點是2002年10月的1美元兌759.75比索。

責任編輯:


化學論文 http://jxhg.zjdata.net/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繁昌信息網版權所有

分分11选5